另一边,恐怖分子自然也没有停下屠杀的步伐,他们用枪威胁着前台的接待员,让她们打给客房,骗房客开门,恐怖分子就在门口静候。门一开,就是一条命。若非事实如此,恐怕连编剧都难以写出如此残忍的桥段。即便如此,电影还是为这些恐怖分子留了余地,没有将其描绘为彻底无情的杀手,反倒把他们看作是政治游戏中被洗脑的小卒,是被利用的工具:他们对抽水马桶感到惊讶;有人会在中弹后给自己的父亲打电话,边流泪边说,“爸爸我爱你”;会在看押人质的时候放声高歌;甚至放过了一名正在做礼拜的女人质。电影似乎有意要把恐怖分子塑造成主角,这也引来不少观众的微词。这些变调的刺耳音符,成为了整个合奏中的不和谐音。


宋慈:刁光斗,你无非是用这些不义之财笼络一个大贪官,来保住你这个小贪官就是了。1966年的电影[阿尔及尔之战],开创了把真实灾难事件改编成电影的先河,在戏剧性和纪实性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。2018年9月7日在多伦多电影节首映以来,[孟买酒店]赢得了一致的好评。直到今年北美上映后,口碑依旧坚挺,几乎锁定了一个年度十佳的名额。[孟买酒店]豆瓣8.4,IMDb7.6印度孟买,这个城市既有着贫民窟的小孩,也有着印度最豪华的酒店。巨大的贫富差距,带来了潜在的危机。傍晚时分,夕阳洒向海面。十名约莫二十出头的恐怖分子,乘坐橡皮筏通过海滩登陆孟买。1966年的电影[阿尔及尔之战],开创了把真实灾难事件改编成电影的先河,在戏剧性和纪实性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。世界上多的是刁光斗一样的官,却不是宋慈这样的死心眼,宋慈是必然失败的。保姆躲在衣柜里,为了不被恐怖分子发现,她使劲捂住孩子的嘴,不让他发出声响,浑身颤抖。与此同时,酒店的员工站了出来,由后台的主厨奥贝罗伊领导,他们信奉着“客人就是上帝”的服务宗旨,在和恐怖分子周旋并且等待救援的过程中,既要安抚好客人的情绪,还要想方设法保住性命。

刁光斗:哼,哼哼哼,哈哈哈哈哈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殊不知,等待他们的不是天堂,而是另一个人间炼狱。这就是被称作“印度911” — 印度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恐怖袭击事件,自11月26日当晚十点,暴力沿着火车站和咖啡馆,一路扩张至医院和酒店。恐怖分子进行了长时间的无差别屠杀,所到之处,血肉横飞,一片狼藉。这次恐怖袭击共造成至少195人死亡,313人受伤,直到29日才宣告结束。棋语里面有一句话,叫 小卒过河就是车。刁某正是用这不义之财,为这小卒子过河造船搭桥啊,明白了吧!却何来朝里面总是有人护来护去?上一秒的舒适与惬意,瞬间被手榴弹爆炸产生的气浪撕裂。两名持枪的恐怖分子走进店里,进行后续的清算。谁冒头,谁就会被爆头。那些逃出餐馆的生还者,在街道上惊慌失措地奔跑,他们的终点是500米之外的泰姬陵酒店 — 一个被视为绝对安全的地方。刁光斗:哈哈哈哈哈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说得对,可是,也不全对,那些高官们要保的并不是我刁某,而是他们自已。因为如果我刁某活不成,那京城里面那些一品二品的高官都得给我陪葬!电影固有的窥视本质带着一种无法抹去的替代性刺激,这部电影记录了暴力的随机性,以及被迫对抗恐怖袭击的英雄主义,它会触及到人最深沉的恐惧,没有人知道这样的恐怖袭击为何会发生,又会在何时发生。即使抓破脑袋也搞不清楚,可它就是发生了,这就是我们的世界。并且在今后,它也可能发生在任何地方。就像灾难片[波塞冬历险]一样,有些人活了下来,有些人活不了 — 永远猜不到是谁。[波塞冬历险] 豆瓣7.8,IMDb7.1导演马拉斯的意图是抛出一个让观众思考的问题,“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自己也在同样的处境,你会怎么做”。这可是活生生的人世间,人有七情六欲,并非过错。这天底下,官场上哪有你这么死心眼的?几年前,你抓住刁某的一点儿过失,就一纸奏章欲将刁某置于死地。


影片最后,宋慈心灰意冷,辞官还乡。天堂和地狱的距离对客人来说只不过是楼上楼下。话音落下,绝大多数人都还站在原地。 这位主厨在现实生活中确有其人,角色的名字用的就是他的真名Oberoi,他的事迹在印度家喻户晓。 一心努力工作,养家糊口的员工阿尔琼也没有临阵脱逃,尽可能地让惊恐不安的客人保持冷静。 身为锡克族的他带着头巾,这点让一位白人女性非常不适,她不禁觉得阿尔琼和恐怖分子是一伙儿的。 阿尔琼友善地上前给那个女人看了自己老婆孩子的照片。宋慈:孟买的警察当时有多么不作为呢? 据悉血洗了火车站的枪手经过一个警察局时,得到消息的警察非但没想办法阻止他们,反倒干脆熄灯关门,保全自己。 酒店内一群暂且安全的人迫切地等待着救援,结果过段时间主厨打电话一问,特种部队的居然还没有出发! 多耽误一秒都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人丧生。 翌日清晨6点半,NSG突击队员才赶到现场。 无脑的媒体也帮了倒忙,在直播中与困在酒店的印度某部长电话连线,藏匿地点就直接被说了出来。

这场冲突,看似宋慈胜了,实则一败涂地,败于黑暗政治之中。孟买的警察当时有多么不作为呢? 据悉血洗了火车站的枪手经过一个警察局时,得到消息的警察非但没想办法阻止他们,反倒干脆熄灯关门,保全自己。 酒店内一群暂且安全的人迫切地等待着救援,结果过段时间主厨打电话一问,特种部队的居然还没有出发! 多耽误一秒都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人丧生。 翌日清晨6点半,NSG突击队员才赶到现场。 无脑的媒体也帮了倒忙,在直播中与困在酒店的印度某部长电话连线,藏匿地点就直接被说了出来。刁光斗:话不能说绝了,我的宋大人。不客气地说,刁某以为,宋大人什么都明白,可唯独就是在这人情世道上,一窍不通啊!刁光斗:哈哈哈哈哈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说得对,可是,也不全对,那些高官们要保的并不是我刁某,而是他们自已。因为如果我刁某活不成,那京城里面那些一品二品的高官都得给我陪葬!宋慈:你居然还笑得出来一个带头的警方拿的是左轮手枪,对方手持着AK-47、KMS-72型突击步枪和手雷。 必要关头,他们没有退缩。 小保姆不论是躲藏还是逃跑都紧紧抱着雇主家的孩子,哪怕婴儿随时的一声啼哭都可能会给她招致灾祸。 孩子的父母冒着生命危险,确保亲生骨肉的平安无恙。 泰姬陵酒店的员工在危难之际也坚守着“顾客是上帝”的准则。 按理来说,熟悉酒店结构的员工远比客人更容易逃脱,但酒店内的伤亡人员里,酒店员工的人数占了整整一半。 为什么? 因为他们为保护客人留了下来。 躲过一劫的接线员给一个又一个的房间打电话,用颤抖微弱的嗓音警告他们待在屋内。 前台接线员还是被恐怖分子给发现了,两人宁可死也不愿骗住客打开房门。 主厨计划把被困人员秘密转移到贵宾酒吧,行动前他跟有机会逃走的手下们说:“你们很多人家里都有妻子、父母和亲人,离开一点也不可耻。”此事过后,泰姬陵酒店的门口立了一块碑,上面写着:纪念我们的客人与员工,2008年11月26日。他们不懂英文,没见过马桶,没吃过披萨。 眼界狭窄的他们太好骗了,毕竟虔诚军许下“诺言”太过美丽。 电影中,幕后黑手未曾露面,他始终通过电话操纵着10个枪手。 如同《奥德赛》中的海妖塞壬用美妙却极具毁灭性的歌声迷惑船上的水手,最终致其触礁沉没。 那些被名利双收的幻想和复仇的信念所洗脑的年轻人,都早在开枪之前就已注定迈向死亡。

码兔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