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浏览
96727940
(刁光斗脱去朝服)


知乎网友青雀的高赞评价是这样的,“于正没变,他始终都是那个什么赚钱就做什么的于妈。于正只是看碟下菜的商人,是意识形态和审美水平的一面镜子,他能成功,还不是因为有人喜欢看。”and change it, mold it, to their point of view按自己的意志改造它《大明王朝》没有故事,就是讲政治斗争的论文。——这个……(眉头紧皱)关内听后大惊失色然后挥刀砍杀那三人,但他没想到的是...蚯蚓分身案——说来很巧,16年我在知乎看到过一个热帖——「到底是继续坚守北上广,还是回老家安居」,大概是这个名字。当时大家热议纷纷,我身边朋友也有此苦恼,确是都市年轻人普遍会遇到的问题。所以当编剧向我提出蚯蚓这个物种时,我想到了这个话题,故事便由此而生。其实在故事里,不单是许智/胡笑,幼时险被领养的郝运、违抗家人意愿的吴爱爱也都曾面临人生的选择。

从前的于正选人就看美不美,从主角到配角,颜值都得在线,比如《美人心计》里各式各样的后宫女子,林心如、杨幂、王丽坤、戚薇、邓莎、苏青、张檬等等,个个都是现在叫得出名字的大美女,担得起“美人”这个称号。好,就让刁某来告诉你吧。王法,王法,就是皇家的法。that's what i've always heard正如我时常听到的那样欢迎关注,我是门徒。在主题跟表达层面似乎都显得有些低级。另外,因为电影的故事整体架构在西方文化语境下,有比较浓厚的宗教色彩。想理解这部电影,需要一定的宗教知识背景。当然,如果你本身就是一个基督信仰者,可能会受到更大的触动。(豆瓣评分 6.7)这样的颠覆越大,冲击就越大,冲击越大,带来的情感狂欢就更旺盛,更容易吸引观众。但在他结婚之后,却发现自己其实更爱前妻,所以几经挣扎后他决定回京都寻找自己的妻子。


最后的这个故事也扑朔迷离。《咒怨》 (Ju-on: The Grudge)-2002年听上去有些惊悚也有点莫名其妙。还是那句话!有内涵的好剧终究会有人发现的!!!要知道《The Man From Earth》的制作成本只有一万美元。果然,片雷了。而且抛开龙这个概念本篇依然很雷。不像评论《张天志》一样,对于这片,我都能不知道从哪吐槽比较好。因为整个电影仿佛是N中题材电影片段的视频混剪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我对此只能怀疑导演的大脑回路过于异于常人。、

nothing lasts forever没有什么是永恒难道....第三个故事《无耳芳一》。还有人喷旧时光主角的长相...我只想问...你们看过没?林杨的笑简直有毒好不好,如果真的用心去看的话,主角的长相是越看越好看的以《宫》为例,说说于正的剧烂在什么地方。我不是艺术工作者,但我看的大幂幂太多了。所谓电视剧,也是戏剧的一种,要想好看,就要通过矛盾冲突。正常的做法,是通过塑造典型人物典型性格,围绕电视剧主题,自然展开矛盾冲突。例如同样是清穿剧,《步步惊心》的核心矛盾就是,现代伦理与传统伦理的碰撞与冲突,并围绕这一根本矛盾,塑造一系列人物,制造一系列冲突,推动剧情发展。但是,于正剧不是这样做的。最主要的问题是,由于仓促赶工,根本不可能塑造多少人物。请看《宫》里面涉及多少人。核心人物:洛晴川、四阿哥、八阿哥主要人物:康熙、僖嫔、素言角色人物:太子、十三阿哥、十四阿哥、四福晋、德妃、良妃、顾小春就这13个人,其余皆为龙套。几乎所有剧情都是围绕洛晴川一个人展开的,而至少有80%以上的剧情是由另5个人配合完成的。马克思认为,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的总和。但是,我们在剧中看到的,所有人物都只能同晴川一个人发生关系,我们看到的只是晴川社会关系的总和。换言之,整部剧中,于正只塑造了洛晴川这么一个人,其他都是同晴川单线联系而互不交叉的木偶。一个本应性格丰满的角色,被塑造成只有单一目的的单向人:四阿哥就是来争皇位的,没有别的想法。八阿哥就是要泡晴川的,没有别的想法。素言就是要嫁四阿哥的,没有别的想法。由于人物性格单一,因此也不可能布什么暗线,也不需要用什么篇幅来交代人物的心路历程,做任何事情也不需要顾忌任何别的后果。于是剧情变成了跟着晴川走的横轴过关游戏:出现一个危机,化解一个危机,再出现,再化解,周而复始,直到剧终。每当戏份不够,编不下去了,就临时开个脑洞,拉俩龙套过来拼凑拼凑戏份。例如《步步惊心》里太子求娶主角,这里依样画葫芦,也弄这么一出。问题是,人家那里这是由宫斗推动政斗的,这里搬过来后,发现编不下去了,只好再弄死一个老太妃,安排晴川去守陵。接着又临时捏出一堆太庙宫女,又安排年羹尧打酱油,而用完之后,直接翻篇,这些角色统统不再出现。接着又想起太子该被废了,又因为对康熙和太子的冲突没有任何描写,只能霸王硬上弓,安排他造反强行发便当。然后又发现,前面描写四阿哥和晴川的感情用力过猛,而自己明明是个八爷党,立即安排素言强行告知晴川真相,强行拆分,你喵的,既然抄了你也抄全套啊,看看人家桐华怎么把四阿哥和主角弄分手的。编着编着,发现之前写了那么多顾小春,这时候用不上了啊,于是强行安排顾小春把僖嫔肚子搞大,生了一个小格格。拔屌后发现,顾小春好像就没用了啊,可能年羹尧的演员正好得罪了于正,又安排一出冒名顶替,顾小春从此变年羹尧了,讲本该属于年的戏份强行让渡,而之前同僖嫔的奸夫淫妇关系、与小格格的私生父女关系,对此后的剧情根本没有任何影响。编到这里,发现离预期的35集还差一点篇幅,又看了一遍我幂的《仙剑奇侠传三》,得知杨幂老师能够一人分饰两角,能把雪见和夕瑶两个角色都演得活灵活现。大喜,立即抄《西游记》,安排了真假晴川。又发现好像之前都忘了写十四阿哥了,作为清穿剧不提此人不合适啊,又来不及再勾勒人物了,只好安排场恋爱,但是戏份所剩无几,实在捏不出女主与其搭戏了,只好让素言勉为其难,再让他单恋一把。而这种支线跟主线毫无关联。等到凑够33集,忽然想到,康熙挂掉雍正登基至少留1集戏份,晴川穿越回去至少留1集戏份,至此已无多余篇幅,大笔一挥“十年后”,深藏功与名。看看这种写法,怎么能不肤浅?不庸俗?不雷化?但是,偏偏有一个好处:特别能捧人。上文已经说了,所有人物都是和晴川单线联系,从头至尾,只有这一个人是活蹦乱跳的,其他人都是来搭戏的。这也是为什么杨幂老师之前演了那么多好的作品都不红不火,拍了这么一部脑残剧立马就火了。对比下,我看了《步步惊心》,记住的有刘诗诗、吴奇隆、郑嘉颖、袁弘、林更新,甚至还有叶祖新、刘雨欣、刘心悠、郭晓婷,这些演员塑造的形象都是有复杂的多重性格,并有充分的剧情予以交代的。这对剧是好事,但观众哪里能同时记住那么多人?并且,观众看剧不出戏,记住的是马尔泰若曦,反而不突出刘诗诗个人了。 相反,看《宫》,我们一遍遍提醒自己:这货是杨幂老师,是杨幂老师,是杨幂老师。这也就是为什么于正的剧虽是雷剧,演员拍一个火一个。|||于正的影视作品一直都是跟着市场走的。于正是一个很有网感的人,知道如何迎合市场,取悦年轻观众,他很聪明,知道怎么让自己出名。无疑这种风格正与小泉八云的《怪谈》相契合。在拍摄中,小林正树也将《怪谈》中虚幻意境渲染到了极致。那三个人却怎么砍也砍不死...其实就结构而言,影片的几个故事都很简单。其他六位探员也是很快确定下来的,基本见了第一面试过戏就觉得合适。略有戏剧性的是饰演社长的龙斌老师,本是来面试吴爱爱妈妈的角色,我很喜欢他表演中展现出的柔性,特别适合鸡汤社长,将他换成了这个角色。事实上,在预告里出现真龙就让我隐隐约约感觉不妙。一部所谓的警匪片,怎么会出现龙这么玄幻的东西呢?仍然由黑人教授带头祝福:让长寿、好运伴随我们尊敬的朋友以及同事 John·Oldman,希望他无论走到哪里,都能得到意外的祝福。(长寿的祝福其实有些意味)

中国体育彩票是如何购买